十二年國教升學若有問題,請找教務處註冊組長鄭瑞杰老師!!!
   

2012年10月24日 星期三

大哉東中,六十五年的駐足

大哉東中,六十五年的駐足
第41屆 賴其郁
民國100年畢業校友

     吹暖一樹的櫻紅,是春風的禮讚;榕樹裡藏匿的、跳躍的雪白,是白頭翁的嬌俏。詩人雪萊詩句中引領我們盼望春天,我也在東勢國中偌大的中庭裡,由衷地輕嘆:「春天早進駐我心了!」──因為她與我三載的相處,使我在這裡投資的未來,熠熠地散發春的光彩。

     三年,之於每個人的生涯儘管微渺,在這個年紀份量卻又是格外的重要;東勢國中的歷史,不知已陪多少人走過這「半成熟的三年」。九二一地震撼不動,亦搖不垮的「東中精神」,就在山勢起伏的胸膛上,像一顆名為「良師」,亦喚作「益友」的心臟,昂然抖擻,注入了山城子弟渴望學習的熱血。

     從外在看來,東勢國中著一身灰,這肅穆穩重的色彩建構一種莊嚴而大方的基調;而濃綠在庭外繞成了兩 隻敞開的雙臂,相信只要身為東勢國中一分子,沒有人不對那創校開始即經巧手栽植如今蓊鬱有致的椰林大道深感親切。朝暮吐納近二千名莘莘學子的她,既扮演充滿母性的教育家,對於學生們的要求及試煉,又讓她化身過錯的鞭笞者:我們可以在這裡得到近似家庭的溫暖和關愛,也能在這個學習的伊甸園裡,將我們的不完美甚至是偏差,修正成優秀。東勢國中,這位老者睿智又溫柔的存在,在每一位畢業生的懷念低語和每位新生期盼的高歌裡,走過漫漫六十五載了。

     第一天踏進陌生校園的我,對她可謂既畏懼,又期待:和小學截然不同的環境,連呼吸起來都得帶著敬仰心情的緊張氣息,在空氣濔漫著。將近三年,東勢國中對我這黃毛丫頭的淘洗:藍底白邊成了一種步伐的共識,於是我們在人生跑道上留下了奔馳的腳印;一身藍與橘的素色成了光榮的蝶翅,於是那青春的彩蝶在校外的各種競賽裡舞動斑斕;上下課鐘成了交響曲的前奏,於是你我微風走廊上的低迴笑語,與課堂上琅琅書聲譜成快樂頌;廊前黃金葛的探頭一望,於是三五好友對未來的夢想在脣舌交戰中,彷彿攀得比觸及天際那藤金黃還高、還閃亮。六十五年來,有多少學長、學姐在東中經歷過和現在的我們相似的喜稅?有多少學弟、學妹對於東中有著和過去我們一樣期待的想望?一個甲子又五度春秋,在白駒過隙中負載著沉甸甸的喜樂,在學子心中鐫刻名為感恩的印記。

     春風搖醒東勢國中樹上滿枝頭的旖旎風光,生機的精靈在校園裡,時而漫步、時而狂舞,望著漸甦的大地,我在東勢國中埋下願的種子,希望我的未來能發芽茁壯,這片樂土給的滋養,夠我在未來人生路上,開出一片綺麗美好。瞧!六十五年慈藹普照著東勢國中的暖陽,未曾蒼老反而更加的閃耀。




引自《弦歌四》,六十五週年校慶專輯,民國一百年五月出版







2012